天气预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主编信箱
首页 > 旅游 > 指南

藏地秘境 暴走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

时间:2012-05-17 | 来源:北京青年旅行社 | 作者:

抵达赤白村,在村门口。

   大峡谷让人如临梦境,在这里,我仍然会优雅地想起一些人和事。它们存在或者不存在着,它们如村落里的狗吠声若隐若现。后来有人告诉我,世人之事不过浮云种种,即使是在这片土地,在天堂的入口,自己亲眼所见,自己亲身经历,也都只能是传说。

  有“藏地秘境”之称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一直是国内外背包客神往之地。它与布达拉宫、珠穆朗玛峰并称为西藏三大世界顶级旅游目的地。

  这是一次极端难忘的快乐之行,快乐的是我身体力行抖落掉城里人的那种矫情回归到了大自然,这也是一次“不堪回首”的痛苦之旅,痛苦是由于饥饿难耐而至今仍想不起藏香猪肉的味道。人在青春年少之时,总是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和怀念,这次雅鲁藏布江朝圣之旅,行走的途中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快点走完,但到了临别一刻,却产生诸多不舍。快感多数是瞬间的,但是我想此次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中跋山涉水,暴走之后的那份快感足够让我收藏很多年月。

  【线路简介】

  出发的时候,大向导就把这条线路描绘得很迷人,这不仅是一条宗教之路,更是一条自然、人文徒步之旅:沿途不仅分布了40多处与转加拉有关的宗教圣迹、遗迹,还可以入住体验一家一村庄的赤白村以及雅鲁藏布大峡谷最后一个村庄的加拉村,同时,360°全维度欣赏中国最美山峰———南迦巴瓦、雅鲁藏布大峡谷第一瀑布———加拉巴东瀑布、雅鲁藏布大峡谷第一大拐弯———直白大拐弯、田园牧歌———直白大草坝等。

  【线路进程】

  >>回到学生时代的秋游时光

  路线:派镇码头-吞白村-索松村-达林村-赤白村,预计所需时间5-8小时

  路况:上坡下坡不算多,多为山间小路,需要行走15公里左右。

  溪水流入雅鲁藏布江,江岸乱石林立,这一处地方细心看,可以看到一巨石酷似人头。而在江边另一处,则有一岩洞,形似女性子宫,据说这个洞就是当地居民的朝圣之处,体现了当地生殖崇拜的传统风俗。在这个岩洞的周围,还大小分布有很多天然的凹洞,有传说这都是给神仙南迦巴瓦峰供奉净水的圣杯。距离岩洞不远处,在小山坡有一个貌似荒弃的小寺庙--达玛寺,虽然很不起眼,但据说这个寺庙已经有四五百年的历史。继续往前走十多分钟,就可以看到在当地非常出名的两块乌龟石。

  现身说法:为了节省体力,领队可谓体贴有加,特意从派镇码头开来三辆大卡车直达林村,所以确切地说,我们此次的徒步朝圣之旅,是从林达村开始的。第一天的感觉就好像学生时代背着包去野外秋游,大家兴致勃勃,常常唱唱山歌尽遣山中枯燥的行走时光。这一路有很多野果和野菇,野果少数是可以吃的,但最好问问领队格桑。野菇多数很少见,听背夫说,多半是有毒的。

  >>先甜后苦的雨中之行

  路线:赤白村-赤必供-江久住-落目沟-普巴住-摆渡口-加拉阎罗宫-加拉村

  路况:上坡下坡较多,有少处塌方地,要过河,路势相对险峻,行走28公里左右。

  赤必供是一大片青冈林,藏语的意思是“一万头牛也能吃饱”,从这里走向江久住,如果细心观察,可以看到由海拔变化而引起的森林树种变化,青冈林逐渐过渡到松树林,松树林逐渐过渡到竹林。

  在摆渡口,有传说中的“药箱”,就是路边的一块巨石,周围插满经幡,当地人路过,需要绕行三圈,再从石洞擦下一些粉末,这些粉末据说就可以包治百病,而石洞中还有滴泉,是当地人眼中所谓的神水。

  在摆渡口不远处,经过一悬木桥,就可以看到阎罗大瀑布,据说盯着瀑布看,如果有佛缘,可以看到一尊佛像,更可以看到自己的未来。

  现身说法:第二天的行程让人见识到什么叫“先甜后苦”,路途遥远,路况难走,队伍越来越长,前后间隔差不多一个小时。过落目沟的时候,队伍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溪流的水从山上奔泻而下,需要赤足涉水而过,水面只搭了一粗三细几根木头,而且溜滑无比,非常危险。如果一不小心跌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要命的是雪山融水冰冷刺骨,停留几秒就让人难以忍受。多亏了领队、向导和背夫们,每个人都在几个的搀扶下才安全过去。在准备乘船过江去加拉村的时候,突遇大雨。起初在过河的时候是鞋湿,后来是全身都湿透。大雨之中,队伍继续推进,直到加拉村,才生火烘烤。

  >>体力透支的闷头山路行

  路线:加拉-直白-派镇,从加拉到直白,行走需要7-8小时。

  路况:沿途都是泥土粗石的公路,车辆很少,据说车辆一般都直到直白,很少到加拉。与徒步比起来,这样的路况更适合骑马。

  虽说是修了路,但是车面只容一车通过,外面即是悬崖峭壁,底下是奔腾的江水,非常惊险。在直白大拐弯,可以欣赏到雅鲁藏布江的壮丽精神以及窥看加拉白垒峰。

  现身说法:说实话,到最后我们体力透支,几乎停下来等着卡车来接应。两三天下来,最熟悉的莫过于闷头走山路的感受:踩着叶子步行于原始森林,依稀听见雅鲁藏布江流水声,却很难看到天空。其实,一开始我计划走的是那拉措的徒步线路,后来因为受到“人文”二字的诱惑,才临时改走加拉线。第三天总结起来,这线路比想象中难走,背夫们走得很轻快,因为他们时不时总是以一句“前面有姑娘等着我们去娶”来激励自己。

责任编辑:一生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