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人权网-www.tibet328.cn-
 
  西藏人权网 > 焦点关注 > 世界废奴日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
每年的12月2日是世界废奴日,与欧美的奴隶制、农奴制束缚了生产力和文化的发展一样,旧西藏的封建农奴制配以政教合一的权力模式,将西藏导向了封闭和落后。这种观点得到了史学界的赞同。事实是,在进入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之后,曾经创造过灿烂古代文化的藏民族,九成以上的人沦为文盲;曾经在欧洲还没有研制出显微镜就已经绘制出人体解剖图的雪域高原,却再也找不到一家为普通人治病的医院。奴隶制和农奴制曾在人类历史上长期存在。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与发展,奴隶制、农奴制的黑暗与残酷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轰轰烈烈的废奴运动。

泯灭人权的旧西藏封建农奴制

封建农奴制指的是封建社会中封建领主在其领地上建立起来的剥削奴役农奴的经济制度。这种经济制度的基本特征是农奴被束缚在土地上,不得不依附于农奴主,而农奴主利用这种人身依附关系,对农奴实行超经济的强制剥削。有关史料表明,在50年前的旧西藏,占人口不到5%的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等农奴主,占有西藏几乎全部耕地、牧场和绝大部分牲畜。农奴超过旧西藏人口的90%。农奴主占有农奴的人身,把农奴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可以买卖、转让、赠送、抵债和交换。1950年的西藏有100万人口,其中没有住房的就达90万人。

共和国的足迹:1959年翻身农奴把歌唱

“太阳啊霞光万丈,雄鹰啊展翅飞翔,高原春光无限好,叫我怎能不歌唱。驱散乌云见太阳,幸福的歌声传四方。”藏族同胞的嘹亮歌声,唱出了民主改革后西藏人民的幸福生活。民主改革前的西藏社会有农奴主和农奴两个根本对立的阶级。西藏农村中,占人口不到2%的农奴主占有几乎全部的土地和农奴、奴隶,占人口不到3%的农奴主代理人,代表农奴主直接统治农奴;占人口90%以上的农奴,没有土地所有权,人身依附于农奴主,劳动收入的一半、甚至70%以上被农奴主剥削去;占人口5%左右的奴隶,人身完全为农奴主所占有。农奴主倚仗封建特权私设公堂、监狱,随意对农奴施行鞭打、挖眼、抽筋、断肢等酷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经过“三反”(反叛乱、反乌拉差役、反奴役)“双减”(减租、减息)和分配土地,百万农奴打碎了封建枷锁,成了掌握自己命运的主人。

西藏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西藏立法机构19日表决通过了一项议案,决定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以纪念50年前在西藏进行的民主改革。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列确宣布,出席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的382名代表一致表决同意,将每年的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1月19日,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列确宣布,与会的382名代表一致表决通过了《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关于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决定》。当日,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决定,将每年的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西藏废奴理应得到世界的喝彩

“能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印,能带走的只有自己的影子”——五十年前,“世界屋脊”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这是生活在青藏高原的百万农奴对自己一无所有的命运的描述。五十年后,昔日的农奴米玛顿珠如今已变成远近闻名的养牛专业户,家中后院的牲畜栏里拴着几十头牛羊。年迈的米玛现在钱粮充裕、儿孙满堂,冬日的晌午,他可以悠闲地坐在自家的阳台上享受高原日光。“五十年前西藏废除农奴制,藏民族真正开始了‘扬眉吐气’的日子。”中央民族大学的藏族学者喜绕尼玛说:“当全世界都曾经为废除奴隶制、农奴制而欢呼的时候,中国西藏地区废除农奴制的努力理应得到喝彩。”

人民日报:“西藏百万农奴解放日”世界人权史上的光辉篇章

那个春天,一场规模空前的废奴运动席卷了这片古老的土地,民主改革的浪潮唤醒了百万农奴。几乎一夜之间,他们从“会说话的牲畜”,变成了有家、有业、有尊严的自由公民。拉萨街头的乞丐,八廓街的铁匠,三江流域的朗生、差巴,羌塘草原的贫苦牧民翻身解放,成了自己的主人。这场波澜壮阔的民主改革,带来百万农奴的解放,结束了人类社会最后一个农奴制形态最完备、受压迫人口最多的区域黑暗社会的统治,使人类社会再没有面积过百万平方公里、人口数量过百万的封建农奴制的区域社会。这场波澜壮阔的民主改革,标志着“世界屋脊”人权事业的确立,结束了人类社会最后一个不知人权为何物、与世界文明进步格格不入的区域黑暗社会的统治,使新中国再没有面积过百万平方公里、人口过百万而毫无人权的区域社会。

一位农奴后代眼中的“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来自西藏社科院的数字显示,民主改革前,占人口5%的农奴主、僧人、政府官员和贵族占有全西藏95%的财富,而广大农奴则一无所有。“现在的拉萨街头上,几乎每一位行人都是农奴的后代,看看这些人的好心情,就知道推翻农奴制到底好还是不好了。”布达拉宫前,81岁的江孜老人多杰告诉记者。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列确特别指出,“没有民主改革,不推翻旧西藏黑暗的农奴制,就没有西藏今天的新社会,不会有西藏今天的发展,不会有西藏人民今天的幸福生活,也不会有我们这样的农奴后代的今天。”

法国欧洲时报:西藏50年胜于欧洲五百年

正如中国人从星光灿烂的欧洲文艺复兴得到想象(而不是欧洲的中世纪黑暗奴隶制)一样,英国小说家詹姆斯·希尔顿在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对香格里拉的描写自然容易成为欧洲大众的西藏想象。两个案例的相同点是人们都从对方的历史上看到光彩的侧影而忽略当局者当事人的痛苦感受。五十年弹指一挥间。1959年3月28日西藏自治区政府成立以来,不仅解放了农奴,更使西藏走入了互联网时代——君不见无数藏族年轻人正用藏语文字为输入工具进入互联网?这一步五十年的跨越,不客气地说,等于欧洲中世纪以来的五百年。

十四世达赖喇嘛:试图维护封建农奴制度

流亡海外后,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总喜欢把自己打扮成西藏人民救星的样子,把自己做的事情,说成是“为了西藏人民的幸福”,甚至还说:“只要我达赖喇嘛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要为藏人的利益竭尽全力!”真的是这样吗?藏族有句谚语:“口说是水泡,实做是黄金。”意思是说:口里讲得再好也没有用,还得看实际行动如何。笔者想举出西藏30多年来的一些事情,让世人看看达赖喇嘛到底为西藏人民做了些什么?他的所作所为,到底对西藏老百姓有利还是有害?